“取次花丛懒回头半缘修道半缘君”出自哪里?是什么意思?www.66

发布日期:2019-10-14 01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699508.com董财胜:炒黄金你。(当你心痛的时候,不妨来看看) 因为一直喜欢元稹那句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 所以早就想写一篇关于他和他的诗文的作品,尽管,除了诗句, 我对这位诗人不甚了解。 最近动笔前,先查了些资料,结果颇为寒心, 没想到评论元稹的诸多文章都指出其人格鄙夷、道德低下: 为人结权纳贵,遇事口是心非,持才呼朋唤醉,纵情义寡淫霏…… 本不忍信,“然而无风不起浪”,何况“三人也成虎”。 一度想放弃计划,不过静下心来,反倒觉得:人怎么活, 是相对独立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存在方式,尤其古人; 我们就算穿越时空嗅到了唐代文人的一点点真实的东西, 也应该在他存在着的遗作里,那么说到元稹, 他实际留给后人的最贵重的财富,并非那些传闻逸事, 而是他的文风、诗意,特别是那句横亘千古的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。 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这两句诗出自元稹的《 离思五首(其四)》,后两句为“取次花丛懒回顾, 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 全诗的意思是:经历过大海的广阔无边,不会再被别的水所吸引, 经历过巫山的云雨缠绵,别处的景致就不称之为云雨了…… 花丛信步,我全无心思看那百化争艳,一半是因为笃佛修道, 一半是因为忘不了你…… 传说此诗是为悼念亡妻韦丛所作。诗人运用“索物以托情” 的比兴手法,以精警的词句、挚诚的情感,赞美了夫妻之间的恩爱, 表达了对亡妻韦丛的忠贞与怀念之情。 元稹的这首绝句,不但取譬极高,抒情强烈,而且用笔极妙。 前两句以极至的比喻写尽怀念悼亡之情,“沧海”、“巫云” 词意豪壮,有悲歌传响、江河奔腾之势。后面两句的“懒回顾”、“ 半缘君”,顿使语势舒缓下来,转为曲婉深沉的抒情。 全篇张弛自如、变化有秩,形成了一种跌宕起伏的旋律。 就全诗情调而言,它言情而不庸俗,瑰丽而不浮艳,悲壮而不低沉, 创造了唐人悼亡绝句中的绝胜境界。尤其是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 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二句,历来为人们所传诵, 不但是元稹诗作中的颠峰佳句,纵观唐诗宋词, 咏情之作可望其项背者也少之又少。 文学即人学,文学作品除了给人以美感, 更要引起人们理性上的思考,从这个角度,抛开元诗怡情的初衷, 从哲学层面,它也会给我们一定的价值取向: 首先,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告诉我们一个“经沧海”、“难为水” 的道理,需要指出,这并非是元稹首创,早在战国时期, 大思想家孟子便有“观于海者难为水”的观点,元稹只是化用其文, 不过更通顺,也更通俗。 与此类似的观点还有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。” 可见我们的文化中有这样的观点,经历了大的场面, 眼界就得以开阔,便不会把平常的一些事物放在心上。 由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到如下的启示: 我们现实生活中经历着的一件件小事,可以喻之为“水”, 我们的目标、理想,则是憧憬中的“沧海”——生活里, 多数人所希望的,是达成目标,实现理想,但现实中实际做的, 却往往是被各种“水”一样的小事所羁绊? 如果这样,当我们为此苦恼,或者抱怨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 换一种方式,换一种心态地存在?——如果你不愿意被生活改变, 那就抢先改变生活。 其次,是关于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的反面意见,即“ 经历了沧海就真的难为水了吗?”,这与“宁为鸡头,莫为凤尾” 或者“宁为凤尾,莫为鸡头”的辨思有些类似。人们所重视的, 到底是一个过程还是一个结果? 是为了生活而生存还是为了生存而生活? 《韩非子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泰山不立好恶,故能成其高; 江海不择小助,故能成其富。” 说的是泰山并不因为山石大小不同就选择大石头丢弃小石头, 一律收之,所以才高大峻拔;长江大海并不剔除小河汇入的水量, 一概纳之,所以才浩大丰瀚。我想,连沧海本身都不自大, 仅仅见过沧海的人有何资格不屑旁观呢?—— 这里是曲解了诗意,从而嘲讽一番社会中的类似现象。 最后,是对于“海”和“水”的比较,固然,水是海的基础, 但海的内涵却远远厚重于水,这就像做人一样, 当本来的覆盖了将来的,人就成长了。 海与水有一致性,故而水有成为一部分海的可能, 海有还原为一部分水的时候,这个反复的过程就叫做周而复始。 生活中的那么多事情,都是这样,我们都是在满足中遗憾, 或者在遗憾中满足, 不论你在人群中是微不足道的水分子还是举足轻重的横澜沧海, 你都有转化的趋势或者转变的可能。 而自己想把自己固定在什么位置上,对于个人而言也只能权衡, 无法把握。——琢磨一句有意思的名言吧:“ 世界上没有任何欢乐不伴随忧郁,没有任何和平不连接纠纷, 没有任何爱情不埋下猜疑,没有任何安宁不隐伏恐惧, 没有任何满足不带有缺陷,没有任何荣誉不留下耻辱……”( 德国格里美斯豪森《痴儿西木传》) 以上三个论点从纯文学角度非常牵强,但是我一贯主张——“ 一篇好的文学作品,一定要在文学以外感染人!” 重新回到诗句本身,元稹的这首《离思》是对爱的一种道白, 通过诗句所表达出来的对爱情的执着和对爱人的忠贞不渝, 正是这首诗千古所流之“芳”。 第一,名句告诉人们找到真爱时的一种感觉:仿佛经历了沧海一般, 感觉之强烈、印象之深刻,前所未有,后继乏人。 作者以“沧海”、“巫云”为喻,借沧海之深广,喻爱情之凝重, 借巫云之缠绵,喻爱人之娇艳;这并非是诗人借题发挥, 实乃是真情实感。这从元稹的《离思五首》之外,仍有证明,比如, 元稹为亡妻韦丛先后作过的悼亡诗还有《谴悲怀三首》、《 六年春遣怀八首》等等,字里行间既有睹物思人的“ 衣裳已施行看尽,针线犹存未忍开。”,又有深沉悲悼的“ 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几多时!”;既有触景伤情的“ 自言并食寻常事,惟念山深驿路长。”,又有顾影自怜的“ 伴客销愁长日饮,偶然乘兴便醺醺。”……从这些文字中, 足见诗人的情之深、爱之切、思之强、痛之烈。 第二,名句告诉人们找到真爱后的一种态度: 难以再有其它的情感可以取而代之,这是一种承诺,更是一份责任! 诗的后两句,诗人因为这种情结,而“懒回顾”于“花丛”, 甚至以“修道”的方式寻求解脱。 后人有的评价元稹是矫柔造作虚情假意,并据此二句论述其“ 夫风情固伤雅道;悼亡而曰‘半缘君’,亦可见其性情之薄矣。”( 清·秦朝纾《消寒诗话》)—— 实际上是没有完全了解到诗人的苦衷。 实际诗人那“修道”的选择,实在是心失所爱, 悲伤无法解脱时候的一种情感上的选择,即不再选择! 这里可以引证一条关于元稹的典故,说的是元稹丧妻之后, 欲为其保媒续弦者络绎不绝,元稹一一拒绝,最终为表明心志, 才在书房横书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,以此谢绝各方友朋的好意。—— 这也是此诗来历的一种说法。 第三,有关元稹为人的批评很多, 仿佛是说元稹其人修养与其文境界相距迥异,相差甚远。 但我始终觉得,一个人的文风,不会与他的处世出格太远, 正所谓文如其人之说。不管在实际生活中的情况如何, 起码从文章里,我们可以看到元稹内心深处的一片荒凉。 从元稹之作《莺莺传》来看,有张生之原型即为元稹本人之说。 历史上关于元稹花红柳绿的传闻也实在不少, 比如双文就是元稹众多情人中比较出名的一个。 抛开古代文坛才子风流、红袖添香的掌故不谈, 从人对感情的态度而言,也许有的人就是那样, 一生中可能对一千个人情深,但无论如何,却只能对一个人情真。 能与元稹相比或者成就超越元稹的诗人大有人在,但是在写情方面, 可以堪比的也只有苏轼、陆游、李煜等寥寥几人,其中苏轼的《 江城子》、李煜的《虞美人》以及陆游和爱侣唐婉一唱一和的《 钗头凤》,都堪称观而落泪、闻而动容的千古绝唱。 在这里有必要列举一下陆游、唐婉二人的倾情之作《钗头凤》: ◆钗头凤◆ ◇钗头凤◇ 【陆游】 〖唐婉〗 红酥手,世情薄, 黄藤酒,人情恶, 满城春色宫墙柳。雨送黄昏花易落。 东风恶, 晓风干, 欢情薄,泪痕残, 一杯愁绪,欲笺心事, 几年离索。独语斜阑。 错! 错!错!难!难!难! 春如旧,人成各, 人空瘦,今非昨, 泪痕红悒鲛绡透。病魂常似秋千索。 桃花落,角声寒, 闲池阁,夜阑珊, 山盟虽在,怕人寻问, 锦书难托。咽泪装欢。 莫! 莫!莫!瞒!瞒!瞒! 相传,陆游二十岁(绍兴十四)与唐婉结合, 不料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,引起了陆母的不满( 女子无才便是德),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,虽种种哀告, 终归走到了“执手相看泪眼”的地步,孰料, 情深缘浅的这一对恋人在分别又娶和再嫁之后,竟在绍兴二十年, 于城南禹迹寺的沈园意外邂逅,陆游“怅然久之”, 于沈园内壁上题一首《钗头凤》,沧然而别。唐婉读此词后, 和其词,不久即郁闷愁怨而死。 比元稹更甚,陆游与唐婉二人可谓先经生离,后历死别, 因此愈发郁闷终生,直到陆游六十一、七十三、八十一岁时候, 还先后三次到沈园凭兰悼念唐婉,www.666634.com!诗作多多,不于细表。 从这些诗人词人身上,不难看出他们与元稹有着一样的“沧海情结” 。 第四,元稹的这首诗在爱情诗里不是最早的,却是最深刻的, 对今天的我们仍有着不减的魅力。 在一切物欲横流的社会里, 在人与人特别是男人和女人都独立地依附于他人的时候, 为了爱而爱是多么难能可贵!——也许很少有人真的做到, 但是绝对有人真的憧憬, 于是我们最终在文学作品中寻求到这分坚定与执着的时候, 我们在几千年后几万里外都能产生内心深处的共鸣。 毕竟我们知道,爱情有她最纯洁的一面,哪怕是曾经。 ——有关元稹诗句及起引发的索思,到此也该停笔了, 有的感觉是写不出的,也有的感觉是写不完的, 只能简简单单的抒发一点内心被撞击时的,感动——“ 斯人化雨长眠,逢缘鉴赐诗篇;灵犀但通一点,笑看沧海桑田……”